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辽宁卫视瞭望评辨天下:方舟子遇袭,“打假”缘何反被打?

  视频见: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A0Mzk5MTgw.html

  【导视】

  打假斗士,反遭殴打。光天化日之下,是谁抡起了铁锤?专职打假,质疑警惕。

  追寻真相缘何换来血光之灾?民间打假,步履维艰。当质疑遭遇暴力,当强权蹂躏真相。谁来护卫真理的“方舟”?

  敬请关注本期“瞭望评辨天下”——《方舟子遇袭,“打假”缘何反被打?》

  主持人(张晓楠):

  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瞭望评辨天下》,我是张晓楠。

  就在前几天,被称为“打假斗士”的方舟子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的家门口被打了,虽然没有受非常严重的伤害,但是方舟子本身“打假斗士”的身份,还是让我们对这个事件引起了无限的联想,是不是有一些人因为自己的利益受损而采取的这种蓄意而为之的行为呢?打假这条路是不是方舟子要孤单地走下去,今天我们就一起来聊一聊这个话题。

  本节话题:“打假斗士”被打 挑战质疑的权力

  【短片】:

  字幕提示:

  8月29日下午17时许,方舟子被袭模拟拍摄。

  解说:

  近日,有“打假斗士”之称的方舟子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只不过这一次被打的不是别人,正是方舟子本人。

  8月30号下午,方舟子在北京石景山区的住所附近召开了一次简短的媒体见面会,讲述了一天前自己遭遇不明人士袭击而受伤的细节。

  8月29号下午17时许,刚刚接受完某电视台的采访,正打算离开的方舟子却遭到了两名陌生男子的突然袭击,喷刺激性液体、用铁锤砸,幸运的是方舟子逃过一劫,只受了些轻伤。

  一个小时之后,方舟子的夫人通过微博发布了方舟子被袭击的消息,迅速引发网友关注,当晚便被转载17000余次,评论过万条。方舟子长期与伪科学、学术腐败等社会现象做斗争的特殊身份,让这起看似普通的治安案件成了一起备受注目的公共事件。

  某网络媒体的一项调查显示,96.1%的网友认为,方舟子是因科技打假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遭到报复而被袭击的;91.7%的网友对以方舟子为首的打假派表示支持。但也有人表示,方舟子是在报假案,为即将出版的新书炒作。

  【电话采访】:中国医学科学院健康科普研究中心主任袁钟

  袁钟(中国医学科学院健康科普研究中心主任):

  持不同意见者采取一些卑鄙的手腕,肮脏、很下三烂,愤怒啊,希望社会净化,而且说真话、说直话,这种人应该给予保护的。有一句话什么叫“民主”,就是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我誓死捍卫你的发言权,这种精神,这个是值得尊重的。

  解说:

  事发当晚,北京市公安局便在官方微博上发布消息称,警方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并将及时通报相关情况,依法及时处理此事。虽然事件的真相目前尚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取证,但在沸腾的舆论声中保持对真相清醒、冷静的态度尤为重要。当质疑的声音遭遇暴力的攻击,被伤害的绝不止是一个方舟子而已。

  主持人:

  首先来认识一下今天的两位嘉宾,他们是:《北京青年报》评论部主任张天蔚;北京华欢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舟子法律顾问彭剑律师。在今天我们也跟方舟子本人做了一个采访,我们先来一起看一下。

  方舟子(科普作家):

  就算再好的安全措施,也很难保证说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没办法,既然选择了干这些得罪人的事,那么对发生的后果就有心理准备了。卖假药的、假保健品的、假的高科技产品,还有涉及到一些企业界、商界的人士的,这里边就涉及到很巨大的经济利益问题,像有一家保健品公司就说我对他们的这种揭露,给他们造成了一个亿的损失。像这种涉及到巨大商业利益的,就有可能会恼羞成怒,对我进行报复。所以这我都考虑到,但是你也不能说因此就不敢去做。

  主持人:

  彭律师,目前你们律师和法律的角度能做的是什么?

  【彭剑】:目前尚不能诉讼 将积极推动案件侦破

  彭剑:

  作为律师,比较常规的行事业务当中有一项业务是作为被害人的代理律师,向被告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这个案件根本就没进入审判程序。所以说现在这种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这个业务,现在无从做起。

  作为法律顾问来说,当然我们会积极地推动这个案件的侦破,与有关办案机关进行协调。

  主持人:

  虽然现在没有定论,您觉得这个事可能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张天蔚】:打假触痛利益,狗急跳墙采取极端行为

  张天蔚:

  我们大家其实议论都很多了,最普遍的是,包括方舟子自己也说,可能是他在打假的过程当中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了,而且这个利益可能触犯得比较重,对方可能损失比较大。我们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说狗急跳墙了或者是什么,才用这种极端的手段。有些网民也好或者什么,他普遍陷入这种阴谋论的思维里面去,凡是出一个事就先猜测一番他是不是自我炒作。其实我想以方舟子目前的名气来说,他不需要再去炒作完全可以卖书,所以他用这样一种自己受伤害的方式来炒作他的新书,我觉得没有任何可能性。所以我觉得对这种声音完全可以不予理睬。

  【彭剑】:如报假案 需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彭剑:

  倘若这是方舟子炒作的话,这就意味着方舟子报假案,方舟子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经过这么几天北京警方的介入,警方仍然没有发现这是炒作,是方舟子的报假案。那么如果说炒作的说法成立,就等于推定出说北京的警方水平能力很差。

  本节话题:假伪来袭 呼唤更多慧眼“猛士”

  【短片】:

  解说:

  方舟子,本名方是民。自1999年以来他设立了新语丝网站,揭发科学界、教育界、新闻界的虚伪腐败现象,并出版过许多以科普和反学术腐败为题材的著作。从2000年揭露所谓基因皇后陈晓宁吹嘘的三大基因库成功,到揭露核酸保健品的商业骗局,从揭露众多教授、专家学术造假事件,到揭露“肖氏反射弧”手术虚假无效,其言论往往如一记重锤引发舆论极大争议。

  最近一段时间,他针对“打工皇帝”唐骏学历造价门事件,以及神仙道长李一所谓的“水下闭气”提出质疑,由于触及了某些个人和集团的利益,恐怕、威胁甚至暴力袭击对方舟子而言早已习以为常。

  方舟子:

  2007年的时候有三个人跟踪我,一直跟踪到我住的地方进行恐吓。今年7月2日的时候,我收到过一个恐吓电话,然后还收到过一些恐吓的邮件。

  解说:

  早在两个月前,《财经》杂志环境科技编辑方玄昌也在其住所附近遭遇两名不明身份者的袭击。两名男子挥舞着钢棒在他的头部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口。引人关注的是,据方玄昌向媒体介绍,他和方舟子合作的揭露性的报道大概有接近十桩,方玄昌遇袭的的案件还未侦破,类似的袭击再一次发生在方舟子的身上。

  【电话采访】:《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

  方玄昌(《财经》杂志编辑):

  如果我们把关联定义为性质类似,都是因为揭露性报道遭到报复,我觉得没有什么可怀疑的。由于报道而遭到实质性伤害,受到威胁或者受到恐吓这类事件发生很多,包括我本人之前也遇到过。我所了解的我的同事身上发生不止一起。

  解说:

  无论是个人还是媒体,作为质疑的发声者,他们的言论未必一定是真相。但其所秉持的怀疑精神却是保持社会健康血液的净化剂,任何暴力行为的背后潜藏的除了恐惧,更是对真相和良知的亵渎。

  主持人:

  可能其实方舟子不是他一个人,也有很多人从事在这个打假的第一线,你看打了这么长时间,说实在的他们这个打假的路可能还要走得还是挺孤单的。

  【张天蔚】:打假不能成为“一个人的战斗”

  张天蔚:

  做这类事情针对的是没有这种执着的、一打到底的性格可能也坚持不下来,因为他们面临的压力,其实我们今天看到的这种暴力袭击已经是最极端的方式了,他日常承受的压力其实比这个可能也更复杂得多。到目前为止,可能最让我们觉得有点悲哀的,就是说这些斗士们都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说有很多斗士,但是每个斗士几乎都是独自在战斗。

  【电话连线】:社会学者司马南

  主持人:

  关于打假,我们来连线一位长期从事打假工作的司马南先生。司马南老师,您好。

  司马南(社会学者):

  您好。

  主持人:

  方舟子在自己家门口被一些歹徒袭击了,您对这个事情怎么看?

  司马南:

  我是觉得这件事情首先是一个长时间蹲守、有预谋的加害方舟子,试图夺命的行动。你能想象吗,大白天家门口如果不是有预谋,这是不能解释的。方舟子作为公民行使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如果你认为没有造假,可以行使你的言论自由权利,唯独不可以采取的,整个文明社会都不能接受的,那就是你用锤子和麻醉剂来解决问题。当他们举起锤子的时候,就说明他们认为自己那些道理是讲不出口的。在方舟子之前,有一个朋友方玄昌也被打了,靠一己之力来维护自己的安全实际上非常困难,一个知识分子、一介书生讲了一番正确的话,遭到一些人行凶报复,难得这个悲剧是方舟子个人的,难道这个耻辱是方舟子个人的吗?

  主持人:

  您此前遇没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司马南:

  我曾经为了揭露一个神医胡万林,两次被人家袭击,社会文明进步需要有人付出努力。但整个社会打假的重任落在一个公民个人身上,对这个公民来说意味着一种残忍。但是这个残忍还不是全部,真正的残忍在于来自于社会的冷漠和来自于社会的不理解。

  【张天蔚】:“打假斗士”需社会强有力的后援

  张天蔚:

  其实那个造假公司侵犯的不是方舟子的利益,他们侵犯的是大众的利益,让方舟子一个人去跟他斗,我觉得孤独就在这儿,包括有一些其他的,比如说我们知道有些记者也是坚持这种揭露黑幕什么的。比如说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王克勤,是很著名的一个记者。他也是,他在甘肃报社供职的时候,他揭露当时证券交易的内幕,他揭露之后演化成做黑幕的券商们对他的追杀,以至于他最后工作不保跑到北京来就职。我觉得就让一个人,所谓“打假斗士”独自面对这些势力,没有一个权力的后援,或者没有一个社会组织的后援,我觉得他们孤独主要是指这一点。

  【彭剑】:公权应是打假主力军

  彭剑:

  方舟子他的职业是自由撰稿人和科普作家,他其实也不是打假人,因为他没有从打假中获取经济利益,他不是靠所谓的打假来谋生的,涉及到与科学问题不是他沾边问题的打假,那是他独立的自由言论和自由评论。坦率地说,政府和广大的媒体,还有相应的民间组织,这应该是打假的主力军。

  主持人:

  对于像方舟子,还有很多跟他类似的在从事打假工作的人来说,他们所做的这些工作对社会来说的意义何在?

  【张天蔚】:对造假,敢揭露更要深追究

  张天蔚:

  我们最早知道的产品打假是王海,消费领域是王海,他是个符号性的人物。后来有一些其它的组织,比如说消协或者其它的组织,接过了王海的枪,维护消费者权益实际上变成一个很声势浩大的活动。我觉得方舟子实际上是在学术打假上是一个标志性的人物。但是现在问题是我觉得比较遗憾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像消协这样一个组织接过王海的枪一样,有一个更庞大的群体来接过方舟子的枪,能够把学术打假这件事情做得更深入、更轰轰烈烈一点。所以太多的矛盾集中在他身上,利益冲突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才会有这种现象。中国之大,造假现象如此之普遍,如果我们掰手指头就可以数过来,比如说方舟子、王海、王克勤、方玄昌、司马南,如果我们两个手就可以数过来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少了。我想他可能希望的一种状态,他揭露一个人之后,然后大家群起而攻之,追究,继续追下去,一直把这个造假的人能够有一个很好的揭露,最后可能受到一些相应的惩罚。

  本节话题:民间打假何时不再“一个人战斗”?

  【短片】

  解说:

  熟悉职业打假人这一称谓,恐怕要从一个名字王海开始。这个被部分商家称为刁民,却被公众称为打假英雄的话题人物,有人甚至称其为“中国打假第一人”。从那时起,期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大到房子、车子、家用电器,小到食品、药品、日用百货,与假冒伪劣产品的斗争艰难而持久地进行着。不止在消费品领域,近年来打假渐渐从食物领域深入到科学文化等精神领域。

  2010年7月,方舟子指正被喻为“打工皇帝”的唐骏学历造假、专利造假,从而引发对公众人物、社会公信力的深层思考。

  朱清时(中国科学院院士、化学家):

  危害公信力最大的就是造假行为,造假行为和一个人来比较的话,好比一个人身上的癌细胞一样,结果就可能把一个活活的机体给害死掉。

  方舟子:

  为什么我们要做这种学术打假,就是因为你看到造假的太多了,为什么造假的会这么多,就是因为没有人去管。但是民间的力量,它就不可能有这种处罚的权力,公安机关、司法机关应该及时地介入。

  解说:

  不仅限于民间打假人士的遭遇,即使是有着机构背景的媒体,当质疑指向某些利益集团的时候,鸡蛋碰石头的悲剧总是让人心有余悸。

  7月30号,霸王集团的四名员工闯入每日经济新闻报社上海办公区,围堵报社大门,并向该报社记者推搡动粗。据调查,事件的起因是由于此前该报发表文章质疑霸王集团创始人陈启元是否为中药世家,这一暴力行为让刚刚被曝产品中二恶烷成分超标而闹得沸沸扬扬的霸王洗发水风波再起波澜。

  而近年来,因为触及敏感报道,记者遇袭甚至被某些机构和个人不当动用公权力进行干预的案例屡见报道,记者被警方带走甚至被通缉的事情也有发生。

  周洪宇(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要加强制度建设,就是要使造假的成本增加,使得他不敢造假,不想造假,不能造假。

  解说:

  在打假的战场上,无数的“方舟子”们凭借着对真相和科学精神执着的追求不断斗争着,但作为个人力量难免略显绵薄,安全也很难有所保障。勇敢的发声者们,用他们的坚持为社会前进的车轮添由加理,而他们的安全又该如何保障呢?

  主持人:

  那从王海到方舟子,个人打假不足、劣势主要在哪儿?

  【彭剑】:受害人才可诉讼 举报人面临法律困境

  彭剑:

  涉及到很多的打假问题,是受害者才有资格以原告的身份提起民事诉讼。如果这个人他并不是受害者,他只能是以举报人的身份,当然是否会受到这些国家权力机关的受理,这个完全是举报人无权处理的问题。

  【张天蔚】:公权介入严惩造假才能有所警示

  张天蔚:

  我们参考一下国外,比如像韩国的黄禹锡,就是韩国的“克隆之父”。一旦有人揭露说他有学术不端、学术造假行为的时候,整个学术纠察体制、整个学术共同体马上就像一个机器一样发动起来,然后迅速就把整个来龙去脉查得非常清楚,包括最后韩国司法界的介入,就会给相同可能有造假的行为或者造假念头的这些人一个非常大的警示。

  主持人:

  谈到这个体制保障我们再一起来听一听司马南先生怎么说?

  司马南:

  首先是应当有制度,整个社会应当有一个机制,让那些造假者付出比较大的代价。比如说像肖传国医生,他公然造假,并且造假造到了中国工程院院士的边缘。像这样的事情,他自己所在的单位,就没有这种监控能力吗?像李一这样的事情,我们宗教管理部门就没有责任来把这样一个骗子清除吗?我们的工商部门就不能够来管理工商管理违法的事件吗?我们的卫生监管部门就不能对他的非法行医的行为进行制裁吗?如若前面道道环节都能够拦住,那方舟子想打假没得打,那社会该有多好啊。我们必须说,在看到整个社会进步的同时,各种造假的行为层出不穷。我过去打江湖上声称自己有特异功能的骗子,现在对于江湖上的骗术,这些事情现在已经由各级政府、各级科普部门来做了,大家都在做的事情也就没有必要由我再来做。

  【张天蔚】:应警惕利益冲突诉诸暴力

  张天蔚:

  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这种利益冲突,有一种诉诸暴力的倾向,就是越来越频繁了,它既不走法律程序,它也不走谈判程序,就选择一种暴力程序。讨薪的工人,他们是一些经济上的纠纷,最终也是资方雇人把讨薪的工人打了。我们看到农村占地,由于占用耕地发生的纠纷,最后拆迁方也是派一群人把农民打了,这是一方面,就是我们的制度渠道不够。再一个我觉得应该有公权力来介入这样的利益纠纷,不要让这个利益纠纷都总是在民间,用民间手段来解决,那很可能就会走向激化。

  主持人:

  公权力机关应当承担什么样一种责任?

  【彭剑】:调查取证 态度决定一切

  彭剑:

  接到相关的投诉或者举报,或者是控告之后,相关的受理机关应该认真地进行调查,而不应该敷衍了事。认真地倾听投诉者、申诉者的诉求,举报人的要求,对案件这种调查的工作是很必要的。

  【张天蔚】:对受害方充分救济 防止暴力解决矛盾

  张天蔚:

  发生冲突的时候对受害一方的救济一定要充分,比如我们看到三聚氰胺奶粉的事件,三聚氰胺奶粉的受害者,他们的家长,如果他们发现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他们提起诉讼的时候我们的司法对他们的救济应该是非常及时、充分的,让他们在寻求法律援助寻求不到的时候,他们就只好转而直接面对奶粉生产厂家,实际上就把这个矛盾变成一种民间的冲突了。你说这些家长们,当他们带着极大的义愤,他们去面对奶粉厂家的时候,他们可能采取什么行动,其实你闭着眼就可以想象。

  主持人:

  我在美国看到的情况,比方说美国录取学生,录取一个学生进行这个学生的调查,他发现这个学生的成绩单造假,他不会就是说我不录取你了,我会给相关跟他们学校类似的所有这些专业和学校发一封邮件,群发邮件说某某学生的成绩单造假,因此期望你们也在审核这个学生的时候,考虑他的诚信,做出你们正确的应有的判断。

  【张天蔚】:利益至上 是造假行为滋生土壤

  张天蔚:

  当一个社会的价值观以利益至上的时候,他为了获得这个利益进行学术造假,我觉得是不难想象的一件事情。前不久揭示一个,有一篇论文曾经被六轮抄袭,然后20多人抄的一个论文。那是一个什么论文呢?是一个助产士写的一篇关于在接生的过程当中,怎么如何处理一些紧急事物。抄它的20多个人里边绝大部分都是助产士,这些助产士都是他们在要评一个高级技师的时候抄这篇论文。后来我就想为什么?其实助产士是一个实践性非常强的工作,他每天就是在不断地做接生这件工作。当他要评一个高级职称的时候,他必须有一篇或者两篇论文发在一个什么什么样的刊物上,那么和他的业务有关的理论好像很好,好不容易在网上找到了一篇,如获至宝,就把它抄下来。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我就觉得这些助产士也很可怜。

  主持人:

  就像卖油翁似的,我知道怎么倒油倒到铜钱上没有,但是你要让写一篇论文,我可能就几个字,“无他,唯手熟尔”,别的我也写不出来了。

  【彭剑】:深含制度性原因 需完善制度解决

  彭剑:

  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我们的很多制度、机制,还在变革中、发展中,很多是体制性的原因,本身有些制度设置得就不合理,才导致现在这种现象。


上一篇: 我又不是娱乐明星,有必要炒作吗?
下一篇:肖方二人再掀隔空骂战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