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本刊记者 林楚方__文

  《看天下》

  “如果情商是指能在酱缸文化里,没有原则没有底线地和稀泥,那我的情商就是零”

  8月24日下午,本刊记者与方舟子小聚,在场的还有两个多月前被追杀、死里逃生的《财经》记者方玄昌。方玄昌认为“方舟子处境(比自己)更危险”,当时我没太在意这句话,还半开玩笑提醒方舟子,“你该聘请保镖。”方舟子似乎没兴趣,他觉得不需要,也不用太紧张。

  8月29日下午,一条信息令人震惊:方舟子被人袭击。赶紧打电话给方,之后搜索一切和袭击有关的消息,再之后几天,袭击消息铺天盖地。

  8月31日,方舟子在博客上写下这样一段文字:“我也爱你们,我亲爱的亲人、老师、朋友、同学、同事、校友、同道和读者们,你们的电话我没法一一接听,你们的来信我没法一一回复,你们的留言我没法一一阅读,但是我知道你们关心着我。在侥幸躲过致命的打击之后,有一种超越生死的奇异感觉。在又一个无眠的夜晚,是你们的爱让我感动。我也爱你们。”

  袭击事件发生后,警方已把“两方”遭遇并案侦查,这段文字和大部分舆论也表明,即使是那些对他处事方式持保留意见的人,也基本认可方舟子十几年来的努力,也对他的坚持、坚韧、执着和勇气深感钦佩。

  那次聚会是私人聚会,甚至不能算作采访,但袭击事件发生后,还是决定把对话呈现出来,也许方舟子的曝光度越高,那些想“动手”的人就越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唯一的出路是认错道歉

  林楚方(以下简称“林”):有一种奇怪的想法,觉得你该“感谢”唐骏,通过这次出手,让很多人都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方舟子(以下简称“方”):我说过几次了,我以前不知道唐骏,他只是新语丝打假经历中很普通的一个。他的事情,去年就有人反映,但没这么大影响,这次我通过微博等方式,把这个事情弄大了,其实事先也没想到有这么大影响。想起母校中国科技大学一个老领导讲的笑话,以前他在学术圈只是小众名人,后来因为其他原因,被搞成大众名人,他当年笑着讲给我们听。这次打假也有点类似,更多的人通过这个事情,知道我打假,知道了新语丝,我也从一个“小众名人”变成一个“大众名人”。(笑)

  林:有一次采访韩寒,他的逻辑很有意思,他说从男人的角度,唐骏可能会选择向一个媒体道歉,而不是向一个男人道歉,你有没有这么想?还有,如果当事人认错道歉,你会不会不依不饶?

  方:我没有这么想过。但如果对方认错,向公众道歉,可能后来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事情往往是这样的,很多人错了还硬挺,那我是不会放过的。前几天去广州,碰到我的一个朋友,他说我的情商为零,而唐骏的情商是100,情商100的遇到情商为零的肯定失败。(笑)

  林:那你的情商是零吗?(笑)

  方:(笑)如果情商是指能在酱缸文化里,没有原则没有底线地和稀泥,那我的情商就是零。

  林:人都活在社会中,如果你的好朋友让你通融怎么办?

  方:不会通融的。以前有一个朋友的朋友学历造假被新语丝揭露,朋友两口子就约我和太太喝茶,希望我能撤了文章,说是因为和同事有矛盾,同事想搞他。

  林:像反腐……那你接下来怎么说?

  方:我说我不可能把文章撤掉,我不管他们有没有矛盾,而且新语丝接到的举报中很多都是因为有矛盾。朋友承认确实有问题,我说,最好的方式就是认错,否则越狡辩越糟,最后更下不来台,我建议那个人把问题说清楚,认了错,事情就过去了。

  林:我知道你的思路了,以后你要是打到我,我就先道歉(笑)。很多报道你的文章,都提到你在私底下很温和,但你的文字让一些人觉得受不了,是谁错了?

  方:在科学方面要讲是非,这就不涉及情面,如果很温和,会让人觉得我没底气没把握,而且我最开始写文章是在网上,网上就需要这种风格。还有一个原因是信息不对称,比如别人说我是白痴是奴才,我就说他是奴才是白痴,回骂回去,但其他人只看到我骂别人,看不到别人骂我。最可恨的是有人断章取义,专门整理我骂人的材料,就是不提供语境,给人感觉我充满语言暴力。

  林:我最开始看你的那些刻薄的语言,还为你开脱呢,哦,这个人只是很轴,眼里不揉沙子。(笑)

  最恶劣的就是圈子

  林:你有很大话语权,有没有想过《蜘蛛侠》里有句话叫“权力越大责任越大”?

  方:不管我的话语权大还是小,只就事论事,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可能有人写文章会显得比较宽容,那不是我的风格。还有人说我格局太小,我格局大还是小,至少我不说谎骗人。

  林:其实,中庸经常是一种理性选择,如果不这样做,可能会被群体抛弃。

  方:我很讨厌这个圈子那个圈子,有时候我会觉得,学术界最恶劣的就是圈子。

  林:有人说过一句话,这个圈那个圈,最后都是花圈(笑)。你也谈过汪晖事件,就那个事件来说,能很明显地感到圈子的存在,像个“群体性事件”。

  方: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汪晖抄没抄,小学生都知道》,我仔细看过他的资料,他写论文的方法,就是把好几本国外的译作拿过来,这个抄一段,那个抄一段,换个名字拼起来,感觉很玄乎。

  林:也有很多学者为他辩护?

  方:这么多“著名学者”为抄袭者狡辩、围攻揭露者,是不常见的。当然,如果没有这么多不以抄袭为耻的“著名学者”,也就不会有抄袭横行的中国学术界了。

  林:你有没有发现,你批汪晖的时候,有人觉得,嗯,小方这人不错,当你说圣元奶粉、支持怒江建水坝、支持转基因,同样的人就觉得,你的观点更有利于政府有利于企业,背后肯定有利益。

  方:我非常厌恶拿动机说事,我和任何机构都没有关系,不在任何机构里领钱,也不兼它的职,我只对事实和证据负责。中国最恶劣的就是圈子,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参加过很多学术会议,大家都谈具体问题来质疑作者,我们的学术会议正好相反,请的都是支持自己的人,过来就是为了表达作者怎么正确。所以,我说圈子很恶劣,包括媒体,也讲圈子。

  不觉得自己有“受迫害幻想症”

  林:你和南方一些媒体,是不是有误会?

  方:不是误会,是有人存心想整我,比如《XXXX周刊》,他们派记者采访我,最后却变成人格攻击,而且是有策划的。

  林:你说对方是“有策划有预谋”,五年前了吧?当时觉得你有“受迫害幻想症”。

  方:事情是这样的,他们采访我的时候我就觉得有问题,当时我把改过的稿子发过去,可没人理,我就和他们副主编沟通,还托朋友找到主编。这中间有人给我发了一份他们的策划书,(策划书)说要让我发怒,要把我塑造成自由主义的敌人,要指出我的逻辑漏洞,找出我性格上的根源,小时候是不是受过伤。这个人提醒我,“人家就是想搞你”,我这才发现丑化我不是编辑记者个人行为,而是编辑部行为,所以我说是“有策划有预谋”。当时就有朋友建议我公开,就担心让人觉得我有受迫害妄想症,但公开的话,那个送信的人可能立即被查出来,所以过了五年,那人也离开了,我才拿出来。

  林:即使真的要整你,也只和编辑、副主编、主编等少数几个人有关,为什么要把整个杂志描述成“黑媒体”呢?

  方:我要看编辑记者个人行为,还是编辑部行为,如果杂志领导层都这样,我称它是“黑媒体”没有问题。有一个好笑的事情,我有个朋友,前些天通过微博给我发私信,提醒我要小心,说有人搞了一个策划,专门要整我。他说的那个策划,就是我公布的那个策划书(笑),他当时还不知道呢。

  林:方老师,尽管你说反对任何关于为人处事的劝告,但我还是特别想表达这个意思,就是当你对一个群体下结论的时候,是否要考虑这个定义是否会让群体中无辜的人受到伤害,你称呼一家媒体是“黑媒体”,那无关的员工不都成给“黑媒体”打工吗?他们会不会很受伤?

  方:受伤就别在那儿呆了。(笑)

  林:也有道理……揭露华佗和李时珍林:你这两年一直批评中医,我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方舟子大战华佗”,华佗的事迹也是假的?

  方:华佗的原型是印度佛教传说,这是陈寅恪1930年就考证出来的,他有两个理由,一是华佗的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是他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

  林:当时要有新语丝就好了,投稿人是陈寅恪。(笑)

  方:当时肯定没有新语丝(笑)。其实仅从现代医学角度看,也完全不可信,稍有科学头脑的人都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有人把它们当史实。

  林:华佗可是写进教科书的,我一直觉得他是中国最早的麻醉师,而且不收红包。

  方:按《后汉书》说法,华佗先让病人用酒服用“麻沸散”,病人就失去知觉,然后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说华佗能开刀剪掉有病的肠子,洗干净后再缝上,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

  林:挺厉害呀?方:这明显违背常识,麻醉不是开腹手术唯一条件,做手术的人要懂得怎么防止伤口感染,怎么在手术中止血,但当时肯定是没有条件进行消毒、止血的,如果非做破腹切肠手术,那病人必死,而且我不知道有什么病是通过切开肠子进行清洗来治的。他还有一个神话,是向曹操建议用斧子砍开脑袋治头风病。这是《三国演义》说的,连“正史”都不算,居然也当成华佗事迹。如果华佗真这么做,那他被杀就是咎由自取,先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而且在那种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就等于自杀。

  林:李时珍呢?他的事迹也是假的?

  方:就说他的《本草纲目》吧,我是通读过的。举几个特别可笑的例子,书里记载了不同时节的雨水可治不同的疾病,例如夫妻各饮一杯立春雨水后同房,就能治疗不孕症;还记载在上元节时,从富裕人家偷一盏灯放在床下,就能令人怀孕;书里还说要有人上吊死了,就把上吊的绳子拿来烧成灰,就着水喝下去,能治狂癫,而李时珍对这些偏方深信不疑,可这些东西能让人信吗?

  林:我对中医也有疑惑,但西医实在治不好,我还会找中医,而且一定告诉病人,我找到了“最好的中医”,还别说,这对缓解病人情绪很有用,我就当他是心理医生了(笑)。说一个题外话,如果中医没了,中医药管理局怎么办,这可是国家设的局?

  方:我不是要全盘否定中医,中医理论没有科学价值,但有人文价值,中医的某些经验疗法(特别是偏方、验方)也可能有价值,值得现代医学去挖掘。那中医药管理局的作用应该是做这些基础科学的研究,只有这样才谈得上对中医有益。现在有太多的人打着中医的旗号骗人,就是利用人们对中医的好奇。

  林:嗯,也是,要是读一些中西医结合的广告,我发现中国已经成为医学最发达的国家了,攻克了癌症、糖尿病、高血压……

  方舟子“无价”

  林:如果别人想收买你,你给自己开多高价?

  方:无价。(笑)

  林:你和肖传国的纠纷,最后官司输了,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事后的反应?方:去年8月份吧,法院也没有和我们沟通,就从我太太的账户上扣走4万块钱,后来我们又申诉,法院说执行的是夫妻共同财产,可是第一我没有收到执行通知,这是违反程序的;第二,名誉侵权不是财产纠纷,不能这么执行;第三,我和我太太之前就有一个财产分割协议,就是说她的钱不是我们夫妻共同财产,而且请律师做了相关的手续,但还是执行了,肖传国后来还说,账户上就10万块钱,说我混得也挺惨的。

  林:其实这说明你混得还不错嘛,老婆工资基本不动(笑)。其实,你披露的很多公司还挺有实力的,那他们有没有通过其他方式收买你?

  方:有各种手段了,我以前批特仑苏的时候,他们通过关系找到我太太单位,希望我收手,我和我太太单位领导说,你最好不要插手,领导后来了解到情况,就放弃了。他们又找到发我专栏的报纸,说要见我,我没有见,还说请我去考察他们在北京的工厂,我拒绝了,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林:说到你太太,做你太太估计每天提心吊胆,你会陪她看看电影吗?

  方:会呀。

  林:从你的角度看,那些灾难大片是不是伪科学?

  方:(笑)不好这么说,有些电影还不错,但确实在科学上漏洞百出。比如《后天》里,人立即被冰冻死了,这在物理学上是不可能的,像《2012》也是如此,水怎么可能把地球都淹了?地球上没有那么多水呀,《阿凡达》就不用说了。

  林:你太太会不会觉得和你生活在一起,很无趣呀?

  方:我以前是个诗人,有浪漫的一面的。(笑)


上一篇: 肖方二人再掀隔空骂战
下一篇:民调显示99.5%的人曾遇作假 不该引国人戒惧吗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