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反伪斗士方舟子与司马南:嫉恶如仇却陷孤独境遇

  2010年10月18日《人民法院报》

  方舟子和司马南是孤独的勇士,疾恶如仇的个性与和而不同的文化传统有出入,他们的境遇折射出我们每个人在成就与德行、功利与价值方面的进退与取舍。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在“损人”,但未利己。唯一得利的是——我们看到了正义。

  方舟子8月29日遇袭,有人替他抱不平,有人说他报假案,有人说他是勇士,有人说他自树敌……尤其随着10月10日遇袭案的一审落槌,网上声音越发呕哑啁哳。另一位反伪斗士司马南的声音最响亮:方舟子是一个令人敬仰的无畏战士。

  英雄惺惺相惜。近日,《法周刊》邀请两位同道人作阶段性回瞻,共话打假的苦与酸。

  一个是兵团战士,一个是文弱书生

  室外沸反盈天,室内恬然淡定。

  记者眼中的方舟子高高瘦瘦,宛如一介书生。这位四十出头的生化博士与拔剑四顾的侠士好像不太搭调,但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似乎透露出了几丝刀光剑影。平日的他打打太极拳,除了参加公共活动外,基本都是写东西,偶尔看美国经典艺术电影,生活简单而平淡。

  他大学一毕业就去了美国,回国之后也基本上是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几乎没在中国的社会里混过。他很纯粹,不是因为考虑的问题复杂,而是因为思想单纯。有人说他在美国学傻了,他自谓是一个活得比较自我的人,情商很低,跟人打交道的能力比较差。与人谈话表情总的说来不算丰富,偶尔微微一笑,但更多时间是沉默而严肃。

  司马南就活跃得多,他是个虎贲式的人物,他两眼如炬,口鼻宽阔,声若洪钟,语速很快。他完完全全在本土“打造”,兵团战士——政府公务员——商学院教师——期刊出品人——报纸主笔——电视节目主持人——媒体评论家,十几所院校的兼职教授,其中包括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但是,司马南最重的头衔还是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和中国反邪教协会理事,这也是他成为反伪斗士的当然所在。

  司马南的社会角色广泛,但人们更习惯他的反伪斗士的社会标签。相当长的时间内,他单枪匹马与“神功大师”们叫阵,练就了一副好身板,也磨出了一口铁齿钢牙。

  司马南说,天地良心,看到假人假事不说出来,他就不是司马南。

  他像一个斗牛士,满足了一些人视听上的快感,每闪过一个回合,看台上就会发出欢呼。但是欢呼过后他就可能倒在血泊里了,随后就是惋惜、漠视与忘却。挺悲哀的。但是,尚方宝剑在手,壮行何畏?他说他不怕鬼,不信邪,永远胜在阵前,不思败在马后。

  一个永不言退,一个悲天悯人

  方舟子从小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希望过一种比较自由自在的生活,思想的自由、生活的自由,所以就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同时他又是一个较真的人,尤其涉及到严肃问题更是严谨,轻易不顾及利益。他的阅读量思考量写作量很大,效率极高。自从1995年开始,新语丝网站始终是他一个人在管理,内容更新,阅读来信,自己撰文,多年来,日复一日,坚持不辍。

  在公众眼里,方舟子特立独行。他的专业是生物化学,传播科普、为基因技术鼓与呼是分内事,但他又是学术论坛“新语丝”的创办者,当年一篇《功到雄奇即罪名》,史学功底令人惊诧。有人说他是学术界的坏小孩,是分辨学术真假的中绳.。

  方舟子打假行为很多都直指国家研究部门和高校的著名教授、高级领导。其中比较著名的事件包括:朱涵事件,朱苏力招生事件,基因皇后陈晓宁事件,民工打磨汉芯事件,唐骏学历造假事件,揭神仙李一,不一而足。与“肖氏反射弧”发明者肖传国的斗讼更是持续多年。

  8月29日,方舟子在住家附近遭人围袭,一个人跑上来往他的脸上喷麻醉剂,他躲开后快步跑开,后面两人紧追,要用铁锤砸他的头,没有砸到,随后他们就把铁锤扔过去,第一次没有砸中,第二次砸到了方舟子的腰。擦破皮,流血了。

  方舟子说,发生武力袭击是意料之中,但我不会退缩。用锤子砸我,只能让我更坚强。

  壮如牛犊的司马南打假过程中既用心又有狠劲,其遭遇也更令人痛心。

  司马南有一句当当响的话:“不被人骗,是本事;不骗人,是良心;教人不被骗,是责任。”

  多年前,一据说身怀特异功能的妇女被朋友请到饭店,司马南进门就断定她是个玩魔术的。当农妇攥右手伸到朋友面前,吸引众人眼睛时,司马南却紧盯着农妇的左手。就在农妇的左手在裤兜处碰了一下,两手即将交错的当口,司马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农妇的左手。农妇死攥,司马偏掰。一对男女扭作一团,众人谔谔无语。最后农妇不敌,左手松开,几粒白色小药片已变形粘于掌中。司马南厉声质问农妇,农妇语无伦次,朋友也变脸而去。

  司马南就是这样毫不手软、毫不留情地戳穿骗术,得罪了大师,也得罪了朋友。司马南说,他从不反对气功,赞成用气功健体强身、修心养性,但容不得有人打着气功的旗号谋财害命。

  当初和司马南一起反伪科学的人已经陆续退阵,但他一直坚持。1991年,一位同道人脸上被那帮人划了三刀,满身是血,他躺在医院里浑身颤抖,搂着孩子哭诉:“他们一边打我,还一边喊着司马南的名字。”

  在终南山司马南与胡万林交锋,被20多个打手拳打腿踢,一位生病的老太太还上来搧他耳光,她骨瘦如柴,手却像刀子一样锋利———不是她打得痛,而是司马南的心痛:多么愚昧的老人啊!我提着脑袋为你们主张公理你们却打我,其心之苦甚矣!

  都是怀抱理想,率性而为

  一方面,人们为他们的打假而欢呼;另一方面,又为每次打假事件的“虎头蛇尾”而沮丧。方舟子在学述界打假十年,有多少案例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胜利?司马南与邪魔斗法,哪一场不是经受着血与火的洗礼?有人说,他们的存在是一面镜子,照见我们这个社会的难堪与窘境——对诚信制度的呼唤如此艰难。

  司马南与方舟子,虽然一个土生土长在中国,一个喝过洋墨水,但他们都有共同的优点;透明,有肝胆,有批判精神,内心深处还有一块空地放置良心和理想。他们都是疾恶如仇,都为了社会公益,没有个人私敌。不同点是方舟子有更多的知识,有更广阔的视野,有扎实的专业基础。

  方舟子最欣赏的人物是鲁迅,他自小就崇拜他。而司马南神交虞世南久矣。鲁迅自不待言,他是民族的脊梁,家喻户晓。虞世南何许人也,初唐政治家, “居高声自远、非是借秋风”的作者,有出世之才遂兼五绝,一曰德行,二曰忠直,三曰博学,四曰文词,五曰书翰。被唐太宗推为标杆:“群臣皆如虞世南,天下何忧不理!”司马南与虞公神交,可见齐家壮国之志。

  司马南现居北京,常云游四方,看书、想事、说话、写字,构成了工作的基本内容,社会职业为“自由说话人”。尚科学,尚宗教,痛恨邪魔歪道。他作一打油诗曰:愤世不疾俗,仇家江湖骗,居京始三八,酸甜苦辣咸梦系顏真卿,啜对柳公权,寄情崔敬邕,神交虞世南。

  年过半百的司马南最近改了形象,蓄了须,头发也有些零乱,但精神上依然像个活力十足的小青年。在家中他激情四射的情绪感染着周围每个人,谈到兴奋之处,他会像“新新人类”一样“耶——”的一声。

  2000年,司马南以44岁“高龄”当选新浪网、新周刊等评选的十大青年新锐人物;某青年杂志又评司马南为中国八大酷男之一;更有海外媒体称司马南为“21世纪必须关注的50位中国人之一”。

  近年来,司马南倾心学问,以自由撰稿人、主持人的身份涉足于媒体圈、以独立的脑袋发自己的声音。而方舟子的打假旗帜还在猎猎飘扬,他在斗牛场上鏖战,司马南正在看台上替他捏汗。□ 本报记者 孙文鹰


上一篇: 苟活着
下一篇:《检察日报》:方舟子遇袭案有待拉直的问号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